Banner
卡莱特依赖大客户暴露议价能力短板 现金流单季猛增过亿疑点待解
- 发布时间:2022-09-19 00:18:44 作者:亚博全球赞助商 来源:亚博赞助商有哪些-

  原标题:卡莱特依赖大客户暴露议价能力短板 现金流单季猛增过亿疑点待解 IPO观察

  5月20日,卡莱特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“卡莱特”)在深交所创业板首发上会。

  公开资料显示,卡莱特成立于2012年,是一家以视频处理算法为核心、硬件设备为载体,为客户提供视频图像领域综合化解决方案的高科技公司,公司产品主要分为 LED 显示控制系统、视频处理设备、云联网播放器三大类。

  据招股书披露,报告期内,卡莱特分别实现营收2.28亿元、3.3亿元、3.95亿元、3.8亿元,净利润分别为2398.24万元、6316.29万元、6378.94万元、6402.89万元,营收和净利润实现稳定增长。但卡莱特存在客户集中度较高、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“异常”飙升、账面余额充足却拟募资补流、拟上市前突击分红等问题,值得投资者关注。

  招股书显示,2018年至2021年1-9月,卡莱特对前五大客户的销售额(合计)分别为7305.13万元、1.2亿元、2.21亿元、2.29亿元;占公司总销售额的比重分别为32.04%、36.29%、56.06%、60.16%,占比逐年升高。

  据招股书披露,卡莱特与公司第一大客户强力巨彩、第三大客户洲明科技(300232)约定了最低优惠价格条款。其中,卡莱特与强力巨彩约定,在 LED 显示屏行业中,同等商务条件下优先向强力巨彩供应,交易数量、产品规格相同的条件下提供给强力巨彩的物料为最低优惠价格;与洲明科技约定,给予洲明科技合作产品交易价格低于其市场行情(或低于公司客户群其他客户产品交易价格)5%至 10%。

  受上述条款影响,报告期内,卡莱特的LED 显示控制系统产品(接收卡和发送器)单价均低于其主要竞争对手西安诺瓦。

  对此,卡莱特坦言:“公司接收卡和发送器产品的主要客户系国内 LED 显示屏生产商,部分采购数量较大的客户因大批量的采购为产品议价带来优势,公司基于长远合作考虑给与部分价格让利,从而对平均销售价格有所影响。”

  值得注意的是,卡莱特接收卡产品的主要客户包括强力巨彩、利亚德(300296)、洲明科技等,均长期位于公司前五大客户前列,而报告期内,该产品单价呈现逐年降低趋势。这不得不令人联想到,随着客户集中度越来越高,卡莱特的议价能力是否会进一步降低?

  数据显示,卡莱特接收卡产品的销售收入占公司总营收的比重常年在40%以上,如果公司议价能力进一步降低,或将影响该产品的毛利率,进而影响公司的整体业绩表现。

  招股书披露,报告期内,卡莱特向前五大供应商的采购金额分别为1.1亿元、1.46亿元、1.85亿元和1.78亿元,占公司采购总额的比例分别为69.84%、65.33%、58.91%和66.46%。

  深圳市博科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是卡莱特的第一大供应商,报告期内,卡莱特对该公司的采购金额占比均在40%以上。2021年1-9月,卡莱特对该公司的采购金额再创新高,达到1.39亿元,占比已超过50%。

  但和同行相比,卡莱特的研发投入实际处于中下游。报告期内,同行业可比公司研发费用率均值为10.96%、10.51%、11.52%、9.63%。也就是说,除2021年1-9月,卡莱特的研发费用率均低于行业均值。

  有数据显示,截至2021年年底,卡莱特主要竞争对手西安诺瓦已拥有境内专利695项(含发明专利330项)、境外专利7项(含发明专利6项)。但截至目前,卡莱特仅拥有授权专利81项(含发明专利61项),其中还有62项专利集中申请于2020及2021年,被市场质疑其或是为上市“突击”申请。

  值得关注的是,在国家对高新企业的扶持下,卡莱特还是享受到诸多政策优惠,其中就包括高新技术企业所得税优惠。

  2019 年,卡莱特取得《高新技术企业证书》,有效期三年,根据相关规定,卡莱特自 2019 年度起三年内减按 15%的税率征收企业所得税。

  据招股书披露,2019年至2021年1-9月期间,卡莱特享受的高新技术企业所得税优惠金额分别为596.71万元、484万元、465.29万元,占当期净利润的比例分别为9.45%、7.59%、7.27%。

  不过,按照时间推算,卡莱特所享受的上述税收优惠政策目前已到期。如果失去这部分收入,卡莱特2022年的业绩或将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。

  数据显示,2018年至2021年1-9月,卡莱特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分别为379.98万元、520.2万元、-1233.26万元、-5560.76万元。但到了2021年年底,这一数据显示为6287.91 万元,较2021年三季度末大幅提升1.18亿元。

  短短一个季度内,卡莱特如何做到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大幅提升1.18亿元?这样的数据是否真实?

  卡莱特并未在招股书中列出2021年全年公司经营活动现金流入和流出的情况,仅表示:“2021年度,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 6287.91 万元,而去年同期为-1233.26万元,主要系公司采用票据贴现等多种方式积极开展销售回款,销售商品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金额占营业收入的比例有所提升,使得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较 2020 年度大幅度提升。”

  招股书披露,本次冲击创业板IPO,卡莱特拟募集资金8.31亿元,其中,1.07亿元用于LED显示屏控制系统及视频处理设备扩产项目,1.85亿元用于营销服务及产品展示中心建设项目,3.89亿元用于卡莱特研发中心建设项目,1.5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。

  数据显示,2021年前三季度,卡莱特的发送器产品和视频处理设备产品销量已大于产量。从相关产品的产销率来看,卡莱特募资扩产LED显示屏控制系统及视频处理设备项目相对合理,但卡莱特拟募资1.5亿元补充流动资金的必要性似乎理由并不充足。

  据招股书披露,截至2021年年底,卡莱特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为6287.91 万元;截至2021年9月30日,卡莱特的货币资金为1.08亿元。由此看来,卡莱特似乎并不缺钱。

  不仅不缺钱,卡莱特还曾在2020年大手笔分红9085万元,分红金额超过当期净利润2706.06万元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这笔分红大部分被公司实控人周锦志分走。招股书显示,截至目前,周锦志直接或间接持有卡莱特58.57%的股份,以此计算,上述分红约有5321.08万元落入周锦志的口袋。实控人成分红最大受益者,令市场对卡莱特IPO前 “透支”净利润进行大额分红的真实原因产生关注。

  在账上躺着过亿货币资金、现金流情况也较为健康,且公司还“透支”净利润进行大额分红的情况下,卡莱特却拟募资1.5亿补充流动资金,似乎显得有些自相矛盾。

  【如果您还想了解更多财经资讯,点击下载和讯财经APP,1500万理财高手都在用】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